昨日,美国时装集团Michael Kors(迈克高仕),以20.12亿美元的价格,正式收购意大利奢侈品品牌Versace(范思哲)20%的股份,为Michael Kors提供了进入欧洲高端奢侈品市场的跳板。

实际改名后的Capri是意大利的地名,一个非常美丽的岛屿,这是否代表着Michael Kors向欧洲高端时尚界迈进的决心,同时让消费者记住全新的Michael Kors。

但Michael Kors的野心,并不仅仅只是如此。Michael Kors集团CEO John D. Idol去年接受《女装日报》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创建一个全球奢侈品集团,我们的目标是在全球奢侈品行业成为行业领袖。”

而Versace拥有丰富的市场产品线,覆盖了时装、香水、眼镜、丝巾、领带、内衣、包袋、皮件、床单、台布、瓷器,家居产品等等,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多元化的矩阵有助于Michael Kors更加灵活的面对市场环境的变化。

John D. Idol也表示,“收购Versace对Michael Kors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并且早在去年,Michael Kors就收购了英国高跟鞋品牌Jimmy Choo,涉足欧洲市场,扩充品牌类目。

首先,进一步提高品牌价值和档次,避免陷入“中档”品牌定位,以及提高设计水平,更加具有个性化。

不同与高端奢侈品,Michael Kors由于广泛扩张平价奢侈品牌,削减了自己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并且Michael Kors频繁的折扣活动,一直在磨损其品牌价值。在今年中秋节,Michael Kors官网的折扣力度就达到了五折。

同时,Michael Kors在部分消费者心中一直存在一个标签“抄袭”。比如,Copy各种高端奢侈品,像香奈儿、Celine、Dior等等。

而Versace则有着自己风格鲜明设计和独特的美感,在日积月累中,淡化之前Michael Kors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

其次,将已经成名的品牌,作为Michael Kors销售增长的跳板,为Michael Kors获得新的增长动力。

根据Michael Kors第四季度财报显示, 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内,Jimmy Choo则贡献了1.73亿美元的销售额,并录得高个位数的同店销售增长。

收购Versace也许能够促进Michael Kors销量的增长,不过两者的价差过大也成为日后运营难点。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Michael Kors通过收购来丰富旗下产品线的轻奢品牌外,其竞争对手Coach,早在2015 年初,就以 5.74 亿美元收购了女鞋品牌 Stuart Weitzman,进入高端鞋履市场;

去年收购Kate Spade后,同样将自己公司名称改为了Tapestry,两者历史轨迹的重叠性,引出的是消费者开始向市场的两端倾斜,一边是倒向Zara、H&M的快时尚品牌,一边是Gucci、Dior的高端奢侈品。所以轻奢品牌开始逐渐丰富产品线,向高端市场靠拢,而收购就成为了其中的手段之一。

目前,Versace已经在京东开设了官方旗舰店,而Michael Kors,更是上线了首个奢侈品服务类小程序。

当然更没有“放过”抖音这个巨大的流量池,上线了#城市T台,不服来抖#主题挑战赛的全球数字化营销。

不过,消费者们更加关注的是,能不能以Michael Kors的价格购买到的Versace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