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的一场车祸,让宁阳县东庄镇田先生失去两位亲人,一岁半的儿子在车祸中颅脑重伤成为植物人。为给儿子治病,一家三口人睡在病房地板砖上,靠吃咸菜馒头度日。

6日,在泰安市中心医院第一住院部6楼神经外科一区35床,三个人看着一个正在病床上扎针的孩子。孩子名叫田浩阳,刚一岁半,在去年10月底的一次车祸中,他是唯一的幸存者。

父亲田乐乐说,去年10月22日早上9点半左右,在临沂一家公司打工的他,突然接到妻子张然然电话,“咱妈、孩子和大娘被车撞了,你快回来吧,人可能不行了。”中午,田乐乐赶回宁阳,在医院见到奄奄一息的母亲,她已经切除了大部分肺部、脑部重伤、双腿粉碎性骨折。而大娘陈女士已经当场死亡。

目击者李先生说,当时田乐乐的母亲骑电动三轮车,坐在后面的陈女士抱着孩子。车子从西往东在路边正常行驶,刚走到东庄镇卫生院附近,一辆轿车从后面驶来撞上三轮车,“当时,车上的人和车子一起被顶出去好几米远,车里有个包袱一样的东西飞了三四米高。过去一看竟然是个孩子,不停哇哇大哭。”李先生说。

车祸发生后,田乐乐的母亲从东庄卫生院转院到宁阳县第二人民医院,一岁半的儿子,颅脑重伤积水严重成植物人。

6日上午,病床上的田浩阳,不停地舞动着胳膊,张然然转过身偷偷抹着眼泪没敢出声。“他的眼睛看不见了。”张然然哽咽地说,孩子脑部有三处积水,腿部粉碎性骨折。田浩阳的病历上,写着诊断结果:“重型颅脑外伤、蛛网膜下腔出血、脑内血肿……”,处理意见为病情危重,住院抢救。

田乐乐的母亲抢救了20多天,花费10多万元,仍没能挽留住生命。整个11月份,田家都在四处奔波,还没从丧母的悲痛中缓过劲来,又要为儿子发愁,急得欲哭无泪。“孩子才这么小就要受这个罪,大人也承受不了。”张然然说。

事故经过交警部门调查,认定肇事车辆负全责,但目前还在走司法程序的过程中,赔偿事宜一直没有解决。田家为此已经背上10多万元债务,为了给孩子治病,两口吃咸菜馒头,睡在病房的地板砖上。

在病房里,床头放着一个玻璃罐子,罐子里是从家里带来的咸菜,“我们三口一天吃饭花销不到10块钱,省一点钱都给孩子用在药上了。”田乐乐说,光吃咸菜两个多月,三个人每个人满嘴都是泡。

母亲抢救时花了10多万,儿子入院至今花费也近10万,大多数钱都是田家的亲戚朋友借的,靠打工、种地为生的一家人,已经花光积蓄。田乐乐说,宁阳交警部门已经下达事故责任书,确定肇事车辆负全部责任,当事司机已经拘留,案子到了法院还没开庭。宁阳的医院考虑田家情况,让田家欠着6万多元费用,先处理了其母亲的尸体。而田浩阳的医疗费,也已经欠下了一万多元。

“医生说孩子这个情况,最好住单人病房,可那个要100多元一天,我们只能住15元一天的普通病房。”张然然说,她和丈夫每晚陪床,怕挤到孩子,就在病房地板砖上铺点纸板、被褥和衣而睡,田乐乐说,孩子脑部积水严重,经常呕吐,晚上也要打针,急需做分流手术,光引流管一项就要4万多元,他们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

医护人员说:“首先要解决孩子脑部积水,还是有救过来的希望。”“孩子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能打进针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给孩子继续治病,哪怕去要饭。”小两口说。田乐乐电话:

闯黄灯暂不处罚巴基斯坦 印度 交火房妹父亲被刑拘传邮储银行行长被捕邯郸大面积停水昆明机场旅客滞留山西苯胺泄漏国足出场将戴红领巾兰考收养所火灾责任大学教授炮轰《泰囧》苹果地图 台空军基地20辆警车助阵婚宴张学友退出央视春晚撒贝宁公开承认恋情金星炮轰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