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我读了几本女性心灵成长的书籍,最近又在读几本有关妆容、装扮的书,两位作者都非常地棒。但是读了这些书让我非常地难过,让我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地活过,让我看到自己还有很多渴望的东西从来没有体验过,甚至以前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那些渴望。

我难过、迷茫,陷入深深的自卑之中。某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都不记得了,只有文章里的一个小节让我印象深刻,我截屏了下来。那就是回答一个问题:我这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把截下来的图片发到“心灵书写”群,建议伙伴们一起来写写这个题目,我写了满满的4面16K纸,得到的答案也挺有意思的。

但显然我的内心还是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这几天我又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读了这些书会这么难过和自卑?昨天听许添盛医生的演讲,他说:“一定要建立一个有自信且安全的自我。这个自我要觉得安全,才能把内我的爱、智慧、慈悲、创造力和神通,慢慢地带出来。”

许添盛医生是推广赛斯哲学的,赛斯说必须要建立一个有信心的自我。他说自我意识本身心须要有自信。透过自我否定来修行是不可能成功的。许添盛医生说整个赛斯哲学的重点在于——如何让你肯定自己、认同自己,赞同自己的优点甚至包括缺点。

类似的话,我在《僧侣与哲学家》这本书也读到过——我们必须先有一个自我,才能够去发现它不存在。如果一个人的个性不稳定,是支离破碎、没有组织的,他不太会有机会去认出“我”那个强大的感觉,于是也就缺乏了解自我并非真实独立个体的预备阶段。我们必须有一个健康而完整的自我,才能够去探索它。我们可以对一个靶射箭,但是在迷雾中是不可能射到的。

在迷雾中找寻多年,到现在我才知道其实我是不了解自己的。最基本的,我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喜欢做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点,也不太清楚自己的缺点,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所以我每天基本都是活在一种无意识之中,任由这种糊涂的状态带着我随波逐流,陷入空虚。

我像是一棵墙头草,来自四面八方的风,随时让我东倒西歪的。我感觉自己没有力量,生命扎根得很浅薄,随时都被风带走一样。情绪依旧不稳定,总是受别人的把控。我总是在不经间就陷入怀疑和自卑之中,我总是忙于处理自己的情绪,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宏大的目标,我连自己都弄不明白,有时竟也狂妄地想要帮助别人。

我本能想要抗拒别人对我的影响,然而我没有自己的主心骨,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用什么去抵抗,这种感觉非常地无力,令我很难受。或许生命本身并没有意义,一个一个的体验就是目标,就是意义,包括我现在的这种迷茫与困惑也是必经的路,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

这篇文章拖了几天才完成,看起来是时间不自由,但最重要的我想也是我本能地在逃避去直面这个问题。我想超越这平凡的一切,给自己找到生命的意义,然后终究是感到深深的无力。当下的我特别想离家出走,我意识到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好好地做过自己。我一直把自己限制在一个狭小的时空里,活得很憋屈。

然而离开以后,又能去哪儿呢?我也不知道。地点的转换或许能带来一时的惊喜,但我知道如果心境不转的话,用不了多久又会回到老样子。做自己是一句空话,因为你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东西,你怎么成为自己呢?你是谁呢?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成为自己,活出自己那真的是一条漫长的路。

这么多年活在迷雾当中,如今才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借着谁的名义在人世间活了这么多年呢?那个不断地跟别人讲故事的人,到底是谁?又是谁在用键盘敲下这些文字,是谁在看这些文字?是谁认为自己在写文章?看到这些话,忍不住怀疑自己是精神病呢。然而谁可以说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

你假装很清醒地活着,在那里指手划脚的,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呢。哈哈哈,真是可笑呀。

后记:前几天我突然想到自己应该写一个简介放在文章后面,方便读者朋友对我有一个大概的了解,然后我就写下了文末的这段文字。但那也不是真正的我。